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其三方核义务公约的核损害赔偿额提升了3倍多,

日期:2019-11-27编辑作者:科技视频

【日本原子能产业协会网站2004年2月11日报道】 2004年2月11日,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核能机构与国际原子能机构签署了有关第三方赔偿责任的巴黎公约及布鲁塞尔补充公约的修改议定书。上述两个公约旨在解决跨国核事故的损害赔偿问题。本次签署的巴黎公约修改议定书提高了现行的损害赔偿额度,把核设施运营者的最低责任限额提高到7亿欧元,把低风险设施和运输事故的最低责任赔偿额分别提高到7000万欧元和8000万欧元。此外,议定书还对赔偿对象——核损害做了新的规定,除了现行的“人身伤害”、“资产损失”之外,还对“经济损失”、“被污染环境的治理恢复费用”、“环境污染损失”以及“预防费用”等做了详细定义。同时,布鲁塞尔补充公约修改议定书也提高了由运营者赔偿、国家赔偿、国际赔偿这三项内容构成的赔偿体系的最低责任限额。由核设施运营者的核损害赔偿保险支付的运营者赔偿额提高到7亿欧元(若保险金不足,则由国家补偿);由核设施所属国官方支付的国家赔偿额提高到5亿欧元;由巴黎条约缔约国援助的损害赔偿共同基金支付的国际赔偿额提高到3亿欧元。该议定书的签署使核损害赔偿额由原来的3亿SDR(特别提款权,约3.5亿欧元)提高到15亿欧元,增加了3倍多。

  新浪财经讯2月28日消息,近日国际核保险共同体主席埃罗-荷马一行来到中国,与国内专家探讨核巨灾保险与核损害赔偿制度。核共体认为,中国在核安全和损害赔偿方面立法缺位,并且赔偿限额远低于国际水平,呼吁中国吸取福岛核事故教训,尽早完善我国核损害赔偿制度。

  福岛核事故赔偿额将达640亿美元

  至今距2011年3月11日的福岛核电站泄露事故已将近三年,但事故赔偿还在缓慢而艰难地进行。根据东京电力的最新财报,截至2014年1月24日,东京电力累计赔偿约195万份索赔申请,累计支付赔款约3.4万亿日元。而预计支付给社会公众的整体赔偿金额将达到5万亿日元(约合500亿美元)。

  如此巨额的赔偿由谁来承担?据中国核工体执行机构总经理左惠强介绍,按照日本相关法律规定,核电运营商需要“无上限”地承担核事故对第三者带来的损害。运营商按照规定需要持有1200亿日元(约合12亿美元)的强制性财务保证。

  “剩下的所有赔偿损失都是东京电力,靠政府担保、去融资,不断靠运营偿还银行贷款。”左惠强指出。

  据悉,经过长期的争论,日本政府于2011年8月3日正式推出《原子能损害赔偿支援机构法》,通过成立原子能损害赔偿机构这一特殊目的的公司来实现对东京电力的支援。

  按照上述支援机构法的规定,政府、东京电力、金融机构、其他核电运营商、电力消费者和东京电力现有的股东将共同为福岛事故埋单。

  而福岛核事故之后,引发了各国对核工业发展的再思考以及对核损害赔偿的立法。据国际核保险共同体主席埃罗-荷马介绍,目前有核工业的国家为27家,总的来说,除了欧洲,核电机组在全球增长而不是减少。韩国、沙特、印度、中国、俄罗斯等继续发展的姿态坚决,德国等则谨慎观望。

  不过有一点则是普遍的,即发达国家进一步加快核损害赔偿体系建设的进程。绝大多数有核电站的国家纷纷修改国内法以适应变化。

  各国加快完善核损害赔偿立法

  目前,世界上绝大多数有核电站的国家都和部分没有核电站的国家都建立了各自的核损害赔偿责任法律制度,有些国家还加入了相关的国际公约。关于核损害赔偿的国内立法,部分国家以独立的法律、法规来规范,另外一些国家是在原子能法或核安全法中以独立章节列明。

  荷马表示,在各国建立的法律体系中,一般都是把责任归结在核运营商一方,无论过错方是运营商还是设备生产者。有的国家规定运营商承担无限责任,如芬兰、德国、奥地利等,而大多数国家规定运营商承担有限责任,并且强制实现最低财务保证。

  这意味着,核电运营商提供的最低财务保证。该财务保证可以采用购买商业保险、预存保证金、开立信用证等方式进行,由于核第三者责任保险具有长期可获得性和稳定性、价格低廉、赔偿及时等特点,绝大多数核电运营商采用购买商业保险的方式。

  而近年各国也在纷纷修订国内法,扩大核电运营商的赔偿责任和范围。如西班牙国内法对一次核事故规定的最高赔偿限额达到12亿欧元,日本从600亿日元提高到1200以日元,英国拟从1.4亿英镑提高到10亿英镑,加拿大拟从7500万加元提高到6.5亿加元。韩国也正在考虑大幅提高赔偿限额等。

  另一方面,核损害索赔期限延长也是国际趋势。目前核损害客观诉讼时效一般是10年,2004年《巴黎公约》和1997年《维也纳公约》将生命丧失和人身伤害的索赔期限延长为核事故发生之日起30年。

  中国核损害赔偿立法缺失

  尽管中国也是核电大国之一,核损害赔偿体系建设却并不完善。荷马指出,中国没有任何关于核损害赔偿责任的专门法律,也没有加入任何国际公约。此外,中国目前仍然是核营运者损害赔偿限额最低的国家之一。

  据悉,目前我国对于核损害赔偿责任的规定散落在几部法律、法规和国务院行政规定中。其中最新的规定出自国务院向国家原子能机构做出的《国务院关于核事故损害赔偿责任问题的批复》(国函[2007]64号,下文简称“64号文”)。

  64号文规定,核电站营运者和乏燃料贮存、运输、后处理的营运者对一次核事故所造成的核事故损害的最高赔偿额为3亿元人民币,其他营运者的最高赔偿额为1亿元人民币;应赔总额超过规定的最高赔偿额的,国家提供最高限额为8亿元人民币的财政补偿。

  左惠强解释指出,目前各国规定的中最低财务保障最高可达12亿欧元,而一般也在6-7亿美元,中国64号文中规定仅有3亿人民币(约合4800万美元),与国际的水平相距甚远。

  “目前中国核运营商为自己的财产投保可以达到20亿美元,而损害赔偿只有3亿人民币,核电厂应该承担的社会责任成本显然还不够多。”左惠强这样指出。

  核共体组织认为,福岛核电站事故给我们敲响了警钟,重大核事故发生的概率虽然很低,但是还是有可能发生的,事故导致的社会和经济后果异常严重。由此应抓住《核安全法》起草工作的机会,健全我国核损害赔偿法律制度。

  核共体呼吁分散核事故风险

  虽然在福岛核事故之后,我国核电发展停滞了一段时间,但经全面安全检查后,继续走上了核电发展的道路。目前我国仍然每年新上2-3台机组。

  “我国在建项目是28台,运营是20台机组,还处于核电大发展,未来10-20年核运营商还处在还贷期,应该把风险充分分散,而不是集中在核电内部、银行或国家。一旦不幸出现核事故,风险集中带来的打击是巨大的。”左惠强表示。

  据介绍,一般商业保险都是将核事故排除在外的。而各国分散核事故的方法是购买核事故损害赔偿险,目前国际核共体已经在26个国家有各自的核共体组织,覆盖了27个国家的核事故保险需求。

  各国核共体之间的关系是风险互换,每一单业务都会逐笔分保。也就是说一家核运营商的保单,将在全世界核共体成员之间分保,这样就将风险分散到了全世界。核共体的一些机制和章程设置也可以保障成员承担的份额都在严格的自己财务能提供的保障之内。“目前,目前中国核共体有25家成员,

  涵盖了国内最主要的财产保险公司。而国际核共体的成员则超过200多个。完全有能力最大化分散和消化核事故带来的风险。”左惠强表示。(洁琳发自北京)

本文由财神彩票发布于科技视频,转载请注明出处:其三方核义务公约的核损害赔偿额提升了3倍多,

关键词:

铀浓缩依然核扩散,美利坚同盟国曾向五十四个

【日本《每日新闻》2004年2月17日报道】2004年2月16日,美国能源部的一份报告表明,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美国曾为和...

详细>>

月宫仙子后生可畏号传语音喜迎世界地球日

【据中国航天新闻网4月23日报道】为迎接4月22日的“世界地球日”,“嫦娥一号”卫星从月球轨道上传回一段语音,...

详细>>

中航工业倡议国家尽快运行重型直升机立项研制

全国人大代表、全国人大境况与财富珍视委员会委员、中华夏族民共和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科学和技术术委员会老董...

详细>>

今年中国将同时在建核电站核岛30多台,核电土建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核工业建设集团公司总经理穆占英10日说,到年底,中国今年在建的核电站核岛将超过30台。 核电...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