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全球穿越沙漠最长的高速公路中国造,超级工程

日期:2019-09-18编辑作者:科技视频

揭秘“超级工程”:沙漠天路这样筑就

“这条高速公路穿越中国四大沙漠之一的巴丹吉林沙漠,建成后将成为全世界穿越沙漠最长的高速公路。

7月15日,随着内蒙古、甘肃、新疆境内三个路段联动通车,京新高速公路建设取得突破性进展,北京至乌鲁木齐实现全线高速,距离缩短近1300公里。

图片 1

先后穿越乌兰布和、腾格里、巴丹吉林三大沙漠,近500公里路段为无人区,这是世界上最长的沙漠高速公路。

京新高速公路连接北京和新疆乌鲁木齐,贯通后将使北京与新疆之间的交通距离缩短1000多公里。临白段路线起于内蒙古巴彦淖尔市临河区,经青山、额济纳旗,止于白疙瘩,路线全长约930公里,由中国交建、中国中铁、中国建筑三家央企承建,中国交建所承担的三标是全线最艰苦的标段,要穿越170公里无人区。一公局、二公局、三公局、四公局、一航局、二航局、中交路建等7家单位共万余人组成了这支筑路大军。

通车当天,记者从内蒙古巴彦淖尔出发,沿930公里长的京新高速临白(临河—白疙瘩)段一路西行,途中景象令人震撼:最初,还能远望到阴山山脉;往后,只余无边的戈壁、散落的胡杨作伴;快到额济纳旗时,两旁又变成了起伏的沙丘、零星的绿洲;再往西,连低矮的灌木都成了奢侈品……

图片 2

“无水无电无信号,严寒酷暑沙尘暴。”在几乎与世隔绝的恶劣环境下,建设者们是怎样开辟出一条沙漠天路的?记者走进由中国交建承建的临白第三标段项目部,寻找奇迹背后的答案。

月球表面施工

“远防、中治、近固”驯服恼人的沙;以沙为原料用“水沉法”做路基,就地取材降低成本

额济纳曾是汉、唐、西夏和元朝重镇,沉淀着古丝绸之路的沧桑记忆。在额济纳,诗人王维写出了“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千古名句;在额济纳,世界仅存的三大胡杨林之一,生机盎然;在额济纳,坐落着酒泉卫星发射基地,“神舟”号飞船均在这里发射升空。

茫茫大漠,最多的是沙。

图片 3额济纳是探险者和摄影爱好者心中的“天堂”,然而,这里又被称为“天堂和地狱距离最近的地方”。

额济纳,每年8级以上大风、沙尘暴天气有82—142天。每年3—6月,扬沙一起,黑风扑面,如一堵墙压过来,甚至会将刚建好的路掩埋掉。

刘永明是中交京新临白高速公路三标项目总经理、中交路建副总经理。第一天来到一望无际的戈壁滩上时,这位工作已有30余年,足迹遍布大江南北的工程人也不由得心里发怵,“这是我经历过的自然环境最恶劣的一个项目,很多地方寸草不生,几乎是生命禁区”。

在沙漠筑路,首先就得驯服这恼人的沙。

图片 4出去的时候都是帅小伙,回来个个像是从战场逃出来的。”

走近一段风积沙路段,记者发现了“奥妙”:道路两旁一格格纵横交错的“井田”,延伸出100至300米。“井田”上方种着红柳,“井田”之内,则用一个个长约2米、直径20厘米的绿色沙袋装满了沙土。表面看,它有些类似编织袋,但采用的是耐寒耐晒材质,20年不坏;填充沙土后,相当于给底下的沙土压上重物,再不能随意流窜;沙袋边沿处,还会留出3厘米高的“穗儿”,起风时,可将扬沙“搂”在沙袋里。像这样的沙袋网格,项目部共在风积沙路段两侧设置了1570万平方米之多。

图片 5

“远防、中治、近固”——临白三标项目部总工程师黄西民将治沙妙招娓娓道出:沙袋即“中治”;而“远防”是指在路边上风侧300米处,设立与路基等长,高1.5米的纤维网沙障,增加一道“挡风墙”;“近固”则指在路基两侧边坡上采用碎石土包封,让沙子不外漏。

358公里的临白三标段,自东向西分为10个分部,每个分部承担约35公里的工程量。这10个分部有着不同的气候条件,跨越了风积沙、盐渍土及山地等不同的地形,每种地形对应的都是不同的施工工艺。

沙,本是建设者的敌人,但靠着现代建筑技术,化敌为友有了可能。在风积沙路段,建设者就地取材,以沙为原料筑造路基,使建设成本大为降低。

碧空如洗,放眼望去,金黄色的是沙漠,最高的沙丘能有100多米高,连绵起伏的沙丘变换着形状,随着大风挪动脚步缓缓迁移;黑黄色的戈壁上,稀稀落落分布着低矮的梭梭和骆驼刺,这是贫瘠土地上仅有的绿色,即使只有几株梭梭的土地,也会被牧民称作“草场”甚至“林场”;延绵不绝的黑色山峦,在旷野中显得尤为沉寂,山上散落着大大小小的块石,没有任何绿色,地表凹凸不平,“我们就像在月球表面施工”,项目副总经理李林育说。

稀疏松散的沙子怎能成为坚实的路基呢?“水沉法。”黄西民揭秘道,先将沙堆砌起来,表面摊平,随后像种菜似的打上格子,在格子里注入一定量的水,让水慢慢渗入沙层。待沙子们“吃饱喝足”,能抱起团、又不渗出水,达到“自然密实”状态后,再利用平地机、压路机平整夯实。如此,路基便建好了,“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所有工序都得分头做试验,找到沙水最佳配比,确保符合规范标准”。

图片 6

从外界远运水,吨成本高达近百元,为此采取了焖料法等节水工艺

“额济纳旗在行政区划上只相当于一个县城,但它的面积却比江苏省还要大。”刘永明说,“我们首尾相连的10个分部,都没有走出额济纳旗的领域。”10万平方公里的江苏省人口近8000万,而11万平方公里的额济纳旗却只居住了3.2万人口,其中大多聚集在县城里,少数分散在辽阔的戈壁沙漠上,经常是方圆百里见不到一户人家。

茫茫大漠,最缺的是水。

事实上,在大漠里,别说人家,连动物都很少见。与施工人员常伴的,是寻找食物的骆驼。瘦骨嶙峋的骆驼,在荒芜的戈壁上踽踽独行,见到这些施工的“不速之客”,往往并不害怕,而是好奇地睁大眼睛,愣愣地看着建设者,似乎在纳闷,这些人是如何生存下来的。

“这里的干旱难以想象。以前预想有水的地方,却怎么也打不出水。找水成为施工第一难!”七分部进场之初,接连打了10多口井,打到200多米深都不见水影。最后只有一口出水,结果酸碱值超标,苦咸难咽,人根本没法喝。

图片 7

这样一来,远运成了无奈的选择——各分部要分别从额济纳、酒泉、嘉峪关等地拉运自来水、采购纯净水,行程最远260公里。以十分部为例,离驻地最近的水源在75公里开外,拉水车经施工便道走一个来回就需10多个小时,算上油费,吨水成本竟高达近百元。

戈壁瀚海求生存

如此金贵的水,必须省着用。

有说法认为,西汉苏武牧羊的地点就在额济纳旗的居延海附近。“苏武牧羊北海边,雪地又冰天,羁留十九年,渴饮雪,饥吞毡,野幕夜孤眠……”古曲中苏武的处境几乎是施工人员前期进场的真实写照。

按传统方式铺路基,直接从取料场取土铺到路基上撒些水,再碾压就可以了,十分耗水。在沙漠里,项目人员想出“焖料”的主意:在取料场把土挖出几条沟,头天晚上把水放进沟里,让其充分渗透进土壤,第二天再用挖掘机取土,上路之后快速碾压、避免蒸发,用水量可节约三成。

2015年初,刘永明带着项目团队来到现场时,最低气温是零下三十摄氏度。荒凉的大漠中,峰雷山、黑鹰山、白疙瘩是传言中的三个地标,当地人都听过,却无人愿意前往。牧民劝阻说,大漠深处是无人区,太危险。然而,找不到地标和导线点,高速路就无从修起。

日子一天天好了起来。在临白段建管办的推动下,全长达447公里的供水工程于2015年9月实现全线供水,干净的地下水终于能从绿洲之地输送到大漠深处了。

测量员包特门白乙拉和同事一起,三四人一组,每天一大早出门背着仪器去勘测,一座沙丘接一座沙丘地测数据。口渴时,发现身上带的矿泉水瓶早已冻成冰块,只好用斧头把瓶子砸断,嚼冰块解渴;饿了,发现所带的火腿肠也早已结冰,轻轻一掰,脆生生断成两截。

沙漠筑路,缺的又岂止是水。最初,电、通讯等生活配套可谓样样皆无。没有电,就自己发电,施工干到哪里,发电机就带到哪里;没信号,就自己申请建设,几个分部各投资约40万元,耗时数月在戈壁深处建立了通讯基站,终于告别了对讲机,解决了“失联”问题。

图片 8听说沙漠里有野狼和狐狸出没”,包特门白乙拉说。

速战速决,给大家以明确的心理预期;勠力同心,在沙漠里创造神奇速度

迷路的测量员们要么自己看天象定位,要么通过仪器找方向,还有一队测量员在寒冷的深夜实在无法找到回去的路,只好采用最原始的办法。他们找来了一些枯树枝,搭在一起,点燃树枝,升起了狼烟。黑暗中的火光和狼烟吸引了前来寻找的项目部同事,这才顺利归队。

茫茫大漠,最可爱的是人。

九分部副经理管俊立和同事到达黑鹰山镇时,已是深夜。本以为找到了一个小镇可以投靠,去了才发现,所谓的小镇只有两栋小楼和两个人。一人看守政府办公楼,一人看守空荡荡的医疗所。在管俊立的极力请求下,医疗所看守人同意让他们进屋过夜。在那间没有任何取暖设备的小屋里,管俊立和同事们裹着军大衣硬生生坐了一晚。“不敢睡,怕睡着就醒不过来了”,管俊立说。

“刚来了就想走!”刚进大漠时,不止一个人有过这样的念头。以前,有施工队坐火车进大漠,到了额济纳,车站都没出,直接就买了返程票。可是,在临白三标,几乎全部员工从头坚持到了尾。是什么留住了他们?

图片 9

——是温暖,是团结。

图片 10

来到七分部旧址,篮球场、乒乓球桌、医务室等一应俱全,角落里还摆放着烧烤架……据介绍,如此“优渥”的条件是每个分部的“标配”。正如项目人员所说,在艰苦的环境中,必须尽最大可能让大家过得开心愉快。据称,一到员工生日,九分部还会提前派人到270公里以外的酒泉买来生日蛋糕。

穿越无人区

为确保按期完工,京新高速临白段分为三个标段,分别由中国交建、中国中铁、中国建筑三家央企承担。“我们就位较晚,也没沙漠施工的经验,专门到中交学习了风积沙施工,还常到中铁去观摩借鉴。”中建临白项目总包部总经理王立说。三家企业相互学习,为了同一目标尽心尽力,最终都提前交工。

没有水,没有电,没有通信,没有路,没有人烟……这片戈壁滩几乎与人类所有现代文明绝缘。勉强生存下来已是难事,施工更是难上加难。项目部实施“分水制”,一盆洗脸水几个人轮流用,“最困难时,全员两个月没有洗澡。”十分部陶永华说。

——是预期,是希望。

图片 11

“条件是艰苦了些,但一开始大家就知道什么时候可以结束。有了心理预期,就能看到希望。如果战线拉得太长,人还真待不住。”管俊立所在的九分部有80多人,一半是“90后”,从头到尾,没有一个人提出要走,“一来通过宣传、党建等工作让大家认识到这个项目的重大意义;二来就是因为项目实行‘速战速决’的方针,白天晚上有活干,大家觉得很充实。”经历这个项目锤炼后,不少员工已成长为业务骨干。

在距项目五六十公里外的一个矿山里,建设者打着矿灯,戴着防毒面具,下到300米深的巷道里,终于寻找到了水源。“黑乎乎的,一开始谁都不敢往地下走,但不下去就没水用”,张志光回忆说。

速战速决是现实所需,想要实现则得靠全体人员勠力同心。短短2年间,中交人在临白三标项目中创造出神奇速度:2015年1月,进场;3月,打通600多公里的施工便道;4月,进行土方作业;6月,开始水稳底基层、基层路面施工;9月,进入黑色路面施工阶段;2016年7月,沥青路面上面层贯通;2017年6月,全部工程建设结束。

十分部的找水经历更为艰辛,该分部地处荒漠最深处,300公里开外的额济纳旗和嘉峪关是距离驻地最近的城市。最近的水源,在距离驻地75公里远的马鬃山上。因为没有路,为了方便运输水,十分部专门修建了便道。往返150多公里的路程,拉水一个来回需要10余个小时。水车早晨六点出发,下午六点才能回到驻地。

沙漠天路凝聚着中国建设者的持续付出,也见证着能力理念的提升转变

与缺水一样,没有通讯信号严重影响项目的施工和员工的日常沟通。十分部30多公里的标段上,综合部部长翟超爬遍了标段境内的所有山丘。“在最高的山丘上,拼命摇手机,寻找微弱的通讯信号,接收一个2 M的文件需要30至40分钟。”翟超说。几个月下来,翟超和同事们脑海中形成了一幅“信号地图”——哪个山丘信号好,哪个山丘偶尔有信号,他们一清二楚。

一条沙漠天路,凝聚着中国建设者的持续付出。

为了解决通讯难题,几个分部各投资约40万元,耗时数月,终于办好了通讯审批手续,在戈壁深处建立了通讯基站,初步解决了“失联”问题,也逐渐有了无线网。然而,“一刮大风,网就不行了,要等风停信号才能恢复。”翟超说。

“搁前些年,这条路很难这么快就打通!”2015年1月,中国交建临白项目总经理刘永明刚接到项目时,便做了充分预判——项目工期只有30个月,但每年10月中旬至次年4月中旬,当地气温极低,不具备施工条件,每年有效施工期只有6个月。由于桥梁、水稳等工序都得满足一定周期,只有土方工程上能抢出时间。如此一算,填挖方必须在2个月内完成,“填方4200万方、挖方1100万方,要在短时间内做完,必须得有足够多的大型设备,用‘蚂蚁啃骨头’的‘笨办法’。”为此,高峰期时,项目部从全国各地调集5000多台挖掘机、装载机、压路机、运输车辆等机械设备,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

图片 12

说是“笨办法”,其实也反映出中国建造的实力。刘永明亲历了1986年我国最早的高速公路之一——京石路的建设,“那时,大型设备捉襟见肘,连混凝土沥青摊铺机都是现从国外引进的。而现在,土方设备、桥梁机械、拌和设备全都是中国自产。”

没有电,只能自己发电。施工走到哪,发电机带到哪。项目部全线投入大型发电机90余台,施工现场小型发电机190余台,解决用电难题。“一开始发的电不够,我们晚上不舍得用,只能早早就睡觉了。”陶永华说。

一条沙漠天路,也见证着中国建设者能力的提升、理念的转变。

没有路,为运输材料,358公里的主线,建设者修了500多公里的施工便道。茫茫戈壁中,当地牧民有的步行,有的骑着小毛驴,还有的骑小电驴,但经常摔倒。便道修好后,牧民经常来项目部询问,施工完能否把便道留下,以后他们骑车就不会摔跟头了。

358公里长的临白三标,汇聚了旗下10家单位、万余名施工大军。为应对线路长、施工管理跨度大的问题,中国交建在项目上探索了新的管理方式——集中管理。

没有人,也就没有配套的生产生活设施。就连最基本的蔬菜,建设者也很难吃上。九分部吃蔬菜,要去300公里外的额济纳旗去购买。“蔬菜比肉更精贵”,管俊立说。为了吃蔬菜,九分部挖了一个地下室当作“菜窖”,以延长蔬菜保鲜时间。

“传统模式下,总部不掌握成本情况;而在集中管理体系下,管理部要管住材料、质量、安全、环保、成本等施工的所有因素。”刘永明说,在这个项目上,管理部组建了七个“管理中心”,明确界定总部、分部权限。总部牢牢抓住合同管理这个关键,对协作队伍实行限价招标,大宗物资集中招标采购等,管理成本大大降低。如此一来,工程建设的速度、效率和经营状况均得到较大提升。

后来,有人在九分部门口开了家小卖部,这里成了方圆百公里唯一的一家商店,顿时聚集了人气,成了戈壁中的“CBD”。

在京新高速中,生态环保也成为建设者们始终秉持的理念。

图片 13

胡杨、红柳、梭梭、骆驼刺……在荒漠中,这些并不显眼的植物称得上是自然界的恩赐。为此,项目部在修筑施工便道时,主动避让较为繁茂的植被。而为方便道路两侧骆驼、羊群迁徙,他们还专门设置了400多座供动物迁徙用的过道桥涵。要知道,普通涵洞有1米高即可,而动物迁移通道的高度需达到2.5米才行。

如今,广漠的戈壁上“长出”了一条平整笔直的高速公路,主体工程完成超过85%。京新高速公路阿盟建管办主任杜子义感慨地说:“简直难以想象,去年我站在这里,眼前只有荒芜的戈壁沙漠,现在高速公路一眼望不到边。再大的困难,对你们中国交建来说,都不是困难!”

项目贯通后,曾经矗立在道路两旁的临时建筑物、拌和站等大部分已被拆除外运。若非旁人提醒,你很难再从眼前静谧的大漠想象出施工时的繁忙。建设者兑现了当初的承诺,“将一条路轻轻放在戈壁滩上”。

额济纳的胡杨“生而千年不死,死而千年不倒,倒而千年不朽”;额济纳的骆驼一步一个脚印在沙漠行进,千里寻绿洲;额济纳的航天人员在艰苦卓绝的环境中实现了中国的“飞天梦”。

可是,他们在这条路上挥洒下的汗水,已经沉入了路基、嵌进了路面,谁又会忘记呢?

“我们不仅要有胡杨的坚忍不拔,骆驼的知难而进,航天人员的无私奉献,还要学习戈壁群狼的团队精神与高效组织,才能修好这条高速公路。”刘永明说。中国交建的7家参建单位分工协作,施工进度远远领先其他两家央企,业主满意度评分稳居榜首。预计今年夏天,临白三标主体工程将要完工。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早在一百年前,孙中山就在《建国方略》中提出要建设“东起北平、经阿拉善,西至迪化的第二条进疆大通道”的规划与梦想。随着京新高速的建设,这个百年梦想将不再遥远。

作者丨任明朝

本文由财神彩票发布于科技视频,转载请注明出处:全球穿越沙漠最长的高速公路中国造,超级工程

关键词:

坚贞不屈带动国防和武装部队今世化

激励一路平安的5年 中华夏族民共和国那5年:坚贞不屈带动国防和阵容现代化 《 人民早报国外版 》( 二零一七年...

详细>>

临沂油田用伊利复合驱才能破解世界难点,绵阳

大庆油田用三元复合驱技术破解世界难题 大庆油田成功自主研发表面活性剂工业产品工业应用原油采收率提高20个百...

详细>>

周期股和白马股走强,中钢网新闻中心钢厂新闻

股市前段时间各样“花样涨” 周期股和白马股走高 恰巧驾鹤归西的周末,国务院整治“地条钢”再次加码,李克强总...

详细>>

肯尼亚反对派总统候选人拒绝承认大选初步计票

肯雅塔获得Kenny亚总理公投 Kenny亚反对派总统候选人拒绝认同公投最初计票结果 新华社吉隆坡三月20日电帕罗奥图新闻...

详细>>